<var id="53dtl"><meter id="53dtl"></meter></var>
      <big id="53dtl"><progress id="53dtl"></progress></big>
        <sub id="53dtl"><meter id="53dtl"><sub id="53dtl"></sub></meter></sub>
            <th id="53dtl"><big id="53dtl"><menuitem id="53dtl"></menuitem></big></th>
            <strike id="53dtl"></strike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53dtl"></form>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3dtl"></form><form id="53dtl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3dtl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53dtl"><thead id="53dtl"><listing id="53dtl"></listing></thead></listing>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3dtl"><nobr id="53dtl"><nobr id="53dtl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53dtl"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爺爺的扁擔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京昆高速蒲澇段1標項目部——王艷麗  時間:2021-08-23  點擊量:   
                  【字體:

                  連續的幾場強降雨后,那間搖搖欲墜多年的老屋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屋子一片狼藉,碎木在泥濘里漚出了霉味。清理的時候,小妹突然拿著一條被防水布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東西跑過來,“姐,這根木頭很奇怪耶!破破爛爛的帶倆鐵鉤,可包裹的這么嚴實,這是啥了?”我接過布滿蛛絲的布,一層一層剝開來,看見了那個小時候再熟悉不過的物件——爺爺的扁擔!

                  爺爺出生于上世紀30年代末的甘肅農村,天災橫行,農民生活艱難,而祖奶奶在爺爺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,八歲的爺爺不得不扛起生活的重擔。爺爺靠給地主家打工、上山挖藥材補貼家里。后來,爺爺靠著零碎的積攢,開始了自己的求學路。寒冬臘月,山被皚皚白雪覆蓋著,時常找不著路。有一次,爺爺背著藥材往家里趕,又餓又累,從山背滾落到了山坳子里,人一下子就被摔暈過去。幸虧一位挑著草垛的老紅軍看見昏迷的爺爺,扔下草垛子將爺爺背回了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養傷的幾天里,爺爺從這位老紅軍嘴里聽到了許多他從未聽過的故事,這段經歷也成為他無法忘卻的記憶。老紅軍閱歷豐富,參加過長征,在會寧會師后由于身體原因就留在了當地,和他一起退伍的還有他的那根扁擔。他向爺爺講述了許多紅軍的戰斗事跡以及長征經歷,爺爺聽得激動不已。老紅軍有他的驕傲,他說隊伍中就屬他們川娃子草鞋編得好,凡事不認輸的爺爺非要打一雙草鞋,讓這位“行家”掌掌眼,還真翻騰出一捆稻草有模有樣得編起來,老紅軍喜歡他的脾氣,看他聰穎,也便手把手地教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幾天后,爺爺的傷好了大半,又是一個大雪紛飛的天氣,老紅軍拉起一根扁擔走在前面,另一端遞給爺爺,倆人頂著風雪行走在山溝溝里。等到了村口的田埂,老紅軍便將扁擔送給爺爺拄著防滑,讓爺爺自己走回去,爺爺推脫不掉,便拄著這根扁擔,看著老紅軍走入風雪后,自己拄著扁擔往家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此,這根扁擔便一直伴隨著爺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新中國成立后,爺爺分到了土地,他對新生活充滿渴望,他更加賣力的工作。后來奶奶進了門,減輕了家里的負擔,爺爺便抽出身來繼續學習。22歲,爺爺完成了學業,開始了一邊務農、一邊教學的園丁生涯,當年九月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爺爺用這條扁擔挑麥子、擔重物,也在新學期伊始,為學生們擔回滿是墨香的課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82年,父親成家了,爺爺用扁擔一趟又一趟挑回了粘土、磚瓦,看著新家從起地基到架檁梁一層層起來,又用扁擔把細軟從窯洞搬到新居。村里人打趣爺爺摳門,連門前的果樹葉都收集的干干凈凈,不給別人撿一片。但老一輩的提起爺爺,確是由衷的贊他厚道。爺爺自費給學校換了最先進的黑板,最好用的紙筆,他資助了村上許多因重男輕女而上不了學的女孩子們。學校的女生宿舍建得遠些,傍晚,爺爺就挑著那根扁擔咯吱咯吱地為學生們挑滿水甕。爺爺退休那年,學校送了他的行李回來,其中就有那條扁擔,它已經從黃色變成褐色,也從筆直變得彎曲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回想起小時候,天還不亮,北斗星還停在山頭上一閃一閃,喂養好家里的毛驢,爺爺就帶著我出發去趕集了,他一手牽起我,用粗糙的手掌摩擦我的手心,逗得我咯咯笑,一手拿著那條扁擔,走在靜謐的山路上,兩頭的鐵鉤撞到扁擔上的時候,總能發出清脆的響聲?;貋淼臅r候,爺爺肩頭挑著擔子,里邊裝好多好吃的,我嗅著香味跟在后面,聽著扁擔咯吱咯吱地搖晃著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當然趕集也有運氣不好的時候,頭頂的黑云來得賊快,傾盆大雨說來就來。我和爺爺就跑進牧羊人的小窯洞里躲上一躲,爺爺總是把那條扁擔打橫放在腿上,點上一鍋老旱煙,盤腿抱著我嘮嗑。有一次我好奇地問他為啥不坐在扁擔上,他說那東西情意重,坐不得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爺爺終于挑不動扁擔了,父親買回來手推車,就很少再見到扁擔了,我也慢慢離家越來越遠,很久沒有聽到扁擔的聲音了。直到這次屋子坍塌,小妹發現了扁擔。我有些心疼小妹,小妹不會再有和爺爺一起走山路的經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姐,這木頭還丟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丟了,不丟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這根扁擔就像一個帶著執念的信物,陪爺爺長大,記錄著爺爺一生的辛酸苦辣,他是一封被塵封的書信,寫滿了我童年的歡樂。“小妹,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,關于這根木頭,不,關于這根扁擔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好看的网址你懂的,手机免费AV在线观看网址,秋霞电影院午夜伦高清A片_有惊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