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53dtl"><meter id="53dtl"></meter></var>
      <big id="53dtl"><progress id="53dtl"></progress></big>
        <sub id="53dtl"><meter id="53dtl"><sub id="53dtl"></sub></meter></sub>
            <th id="53dtl"><big id="53dtl"><menuitem id="53dtl"></menuitem></big></th>
            <strike id="53dtl"></strike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53dtl"></form>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3dtl"></form><form id="53dtl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3dtl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53dtl"><thead id="53dtl"><listing id="53dtl"></listing></thead></listing>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3dtl"><nobr id="53dtl"><nobr id="53dtl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53dtl"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我不是“許三多”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蒲都高速公路項目部——葉青  時間:2021-10-27  點擊量:   
                  【字體:

                  上一次看《士兵突擊》,還是15年前。那年我10歲,經歷最大的挑戰是要在讀一學期書請小半學期病假的前提下,靠自學保持自己的年級排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每次生病,都難免連請兩三周的病假。請假落下的課程,無人單獨輔導,病愈后追趕教學進度都要靠自己,盡管只是小學的課程,依然會費掉大力氣。我用過很多許三多也用過的方法,在那種近乎木訥的堅持下,許三多擁有了最標準的軍姿、打破了團里的腹部繞杠記錄,我也得以穩住了年級第一的排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當年的我一度認為,我就是“許三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許三多是電視劇以及同名小說《士兵突擊》中的虛構人物?!坝幸饬x的事情就是好好活,好好活就是有意義的事情”“不拋棄,不放棄”這兩句臺詞讓人久久無法忘懷,我一度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。后來熬過一些相對艱苦的時期,便猜想,那大概是咬一咬牙再咬一咬牙的程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十余年后再看初看《士兵突擊》,我也很難再把許三多單獨拎出來,用看待主角的方式來審視他。許三多是關鍵角色,和劇里的其他角色互相影響,互相成就。沒有人是主角,也沒有誰是配角,只不過是有了不同的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    劇中鋼七連連長高成評價許三多,“明明是個強人,卻長了一副熊樣”。很大原因是,越在日常的事情上,許三多越是表現出一種無所適從。他把真誠純良、堅韌不拔、善良勇敢這些最為樸素又美好的品質,笨拙的貫徹到底。他對別人說的一切都深信不疑,而這種深信不疑卻并不影響他的堅持。他偶爾聽不懂別人的話,更不必說何謂話里有話。以至于那些試著揶揄他的人,先是被他打敗,再是被他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劇中,許三多實現了從“團嫌”到“團寵”的轉變,趨利避害和在世事變遷中沉浮本不是什么罪惡之舉,可這卻將許三多的那份“不拋棄不放棄”襯托的更加珍貴,珍貴到他所結識的人會不約而同的守護這份純粹。

                  讀懂了這份珍貴之后,我愈發明白,我不是許三多,不過是僥幸曾和他有過些相似之處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下連隊時,由于在新兵連表現得格外差,向后轉總能絆倒自己、立正像被抽掉了骨頭、渾身上下沒有一點軍人影子的許三多被分到紅三連五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五個小時的車程是城市和草原的距離,也是團部和紅五班的距離。加上許三多,五班總共也就五個人。除去三天一到的送補給人員,這個地方幾乎沒有人來。沒有起床號,沒有訓練場,也沒有子彈。人煙稀少,會有士兵偷偷不去站崗,整理內務也是一種奢侈。這里被稱作是“班長的墳墓,孬兵的天堂”,是一個永遠不會被看到的地方。也可以說這里是滿懷抱負者的墳墓,是得過且過者的天堂。

                  許三多是為“負熵而生”,他的內務做的一絲不茍,甚至還會“順便”給戰友整理內務。班長不組織訓練,他就自己早起跑步、踢正步,戰友們無所事事聚集一處打牌,他就自行申領任務——給五班的泥地大院修筑干凈整齊的石子路。沒有打靶場,也不配發子彈,于是他便練習持槍,槍上手一端就是數小時。他的軍姿愈發挺拔,五公里負重越野一次比一次跑得快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一開始,他的戰友們并不能接受這種突如其來的“上進份子”?!叭绻龅迷俸?,也不會被看到,那又何必要做好呢”。他們這樣想著,然后這樣做著。許三多獨自整理內務,獨自訓練,獨自站崗,獨自修路。這種行為映襯出他們的失意:守住希望不難,在絕望中尋找希望很難。他們在絕望中繳械了。而許三多扯開了那塊遮羞布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他堅持不了多久的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打賭,他就堅持三天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三多,其實你可以不用做這些事情的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戰友的阻攔和揶揄,許三多咧著一口大白牙就回絕了,“不能那樣,那樣是沒有意義的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月夜,他的戰友們拿著鏟子和鋤頭,悄悄來到院子里想要掘掉那些石子路??僧斔麄兣e起工具時,突然意識到,這條路已經成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鏟子和鋤頭,終于還是沒有落的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退縮比堅持容易,懶惰比勤奮容易,放縱比自律容易。在重重阻礙中克服這些“容易”卻很不容易。例外是極稀少的,光榮在于平淡,艱巨在于漫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許三多的事跡上了團報,他也得以被團長關注到,然后調到團部,真正開始他傳奇的一生。而紅三連五班的戰友們,也在許三多的影響下看清前路,接受現實,或是繼續留在部隊發光發熱,或是毅然退伍尋找另一段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細細想來,我果然不是許三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希望有朝一日,我能成為“許三多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好看的网址你懂的,手机免费AV在线观看网址,秋霞电影院午夜伦高清A片_有惊喜